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raveler Magazine

北京旅行家杂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再访安阳,历史应该怎么玩  

2010-08-26 11:02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全案策划/本刊编辑部

本文/程婉

 

2010年5月,《旅行家》来到安阳。本以为这将会是一次了无新意的访问,因为早在2006年殷墟成功申遗时,《旅行家》就曾派重兵到访安阳,并做了大型专题报道《殷墟诱惑》(详情见《旅行家》2006年12月刊)。此番二度来访,心里不由得暗自打鼓:小城安阳还能奉出什么新意?

而当我们拿到采访路线单时,之前的担忧立刻化为乌有:曹操墓、文字博物馆、马氏庄园……这一串新鲜但足够分量的旅游目的地不仅激发了我们的职业兴趣,也让我们感到,安阳的“潭渊”,可深着呢。7天的采访,从殷商文明到古邺文化,从洹水漳河到太行山,从古老的殷墟废冢到时髦的滑翔伞运动,每天的行程都紧张而充实,即便已经这般马不停蹄,采访结束后,当地旅游局竟说,下次来,还能让你们玩出新花样!

而除了安阳旅游资源横向之丰富,其长达三千年的城市历史更让我们感到安阳的“深不可测”,以至于在采访中经常会面对些微的尴尬:殷墟里的一片甲骨、一件青铜器,抑或是羑里城里的一块石碑、一方古井,每当看到它,心中总会生出一丝古意,然而再深下一步,便好像又迷失了方向,不知其所以然。知识面的狭窄与历史储备的浅薄死死地囿住我们的脚步,在我们和祖先之间,竖起了一道厚厚的透明墙——可以看到,但根本摸不到。

 

再访安阳,历史应该怎么玩 - 旅行家杂志 - Traveler Magazine

 

在国内旅行,寻古访古总是旅行的“必修课”。五千年华夏历史,留下了太多有价值的线索。然而我们去了很多地方,看了很多古迹,却似乎没有几件是看过之后能够留在心里,让它生根发芽的。多数时间,我们扮演的,是跟在导游或攻略书后面、亦步亦趋的鸭子。我们既对即将看到的古物毫无预知,也全然不去想导游词以外的内容,比如“它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或“它跟其他有什么联系?”我们遗忘的速度快过转身,而那些被我们扫过一眼的“宝贝们”,不过只作为一个在脑子中到此一游的证据。对大多数人来讲,游历古迹的意义在于到过、看过,而不是记过、想过。因此,这种看,无外乎一种被动的看,被导游帮着看,被解说词帮着看,而我们自己,却是盲目而全然没有头绪,看与不看,差不离。往往在买完门票后的一瞬间,我们的旅行便已结束。

对于古迹旅行的简单粗暴,使得我们常常在旅行时对它们敬而远之。“历史景点不好玩儿”,这样的抱怨总是层出不穷。大山大水易亲近,而那些经常看起来“破破烂烂”的古迹却很难引起我们的兴趣。不能不说,历史旅行是一种难度最高的旅行。自古至今,能将古迹游出味道的,必是知识渊博、才思敏捷的人中高手。司马迁游历16个省区访古,著成《史记》;苏东坡感怀赤壁,可以写出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绝唱诗篇。我们不奢望在旅行中能咏叹出这般千古名句,但作为中国人,我们有时也应该“硬着头皮”让自己多和历史接触,而不是一到古迹就无精打采、甚至连车都懒得下去。

再访安阳,历史应该怎么玩 - 旅行家杂志 - Traveler Magazine

 

此番采访安阳,最大的感受是,安阳之美,多半不在于“表象”,而在于自己的心眼。安阳最著名的历史古迹其实大都不怎么“好看”,也不上相,要么像羑里古城那样人工雕琢严重、要么就像曹操墓那样还属于最原始的状态。心中无物时,眼中便经常只是一堆顽石或荒土,但若心中有物,却能看到一番波澜壮阔、风起云涌。仍以曹操墓为例,如果现在来到西高穴村参观,多数人可能都会失望而归——这个处于风暴中心、热得发烫的东汉大墓,现场基本没有任何可看之处。我们前往采访时,正值1号墓准备发掘直播的前夕,保卫严格,多亏有当地官方的担保,才得以进入发掘现场。而对于普通游客而言,便只能隔着栏杆远远地眺望一番。即便进入墓中,可看的东西也少之又少,除了能看到陵墓的大概形状,看不到一件挖掘出的实物,墓穴区对面的展览厅里,也只有几块简陋的展板,让原本满心期待的我们多少还是有些失望。然而当我们在隔壁的渔洋村见到当地的“土博士”龙镇山,听他讲述他推断曹操墓位置的来龙去脉后,我们竟有了想要重访曹操墓的念头。在龙博士的口中,曹操墓的地理位置、西高穴村的名字由来、渔洋村作为繁华渡口城镇的历史、以及那条经常泛滥如今却已干涸的漳河水,都勾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,那个之前看来平淡无奇的小村庄,仿佛一下起了变化,有了光彩。我们开始幻想眼前的一草一木或许都曾有一段传奇,甄妃墓、西门豹祠、十二沟渠总闸口,当这些地方相互串起、在我们脑中编织出一段有趣的故事时,我们的旅行也自然而然地充满欢愉。

再访安阳,历史应该怎么玩 - 旅行家杂志 - Traveler Magazine

 

“找到关联性”,采访龙振山后心里一直默念这句话,无论是历史与历史之间,还是历史与我们之间,只有找到关联,才能打通任督二脉。我们之前对于历史古迹的旅行,经常是以简单的地理界限来作一种割裂式的旅行,却很少想该如何将这些地方有机地串联起来。而这,不仅需要旅行者有足够丰富的历史知识,同时也要懂得如何从历史中发散、判断并演绎。于是在安阳后期的采访,我们尝试不断变幻历史的魔方,以不同的排列组合去诠释积淀于安阳身上的厚重文化和历史,我们采访台湾汉唐乐府的创建人陈美娥,从她那里寻找殷墟与艺术的关联;我们将曹操墓和袁林并论,希望从两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中学到些历史的教训;我们以漳河为主线,打破河南与河北间的地理分割,试图重现曾经那个灿若星辰的古邺文化的完整面目……我们有限的尝试只能算抛砖引玉,而对于安阳,依旧有太多可玩、可看的历史线索,等待人们去挖掘、去求知、去探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